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忆我伤害过的那一群男人

8已有 562 次阅读  2011-10-19 18:44   标签男人 
   那天下午见了罗罗以后,我就在晚上例行失眠的空档里做了深刻的反醒,我——一个年近奔3,长的差强人意的女人,以后还是少见网友为上上策。
  虽然见罗罗之前我已经再三跟他声明我是外星人,不过我估计他是把我当成从月亮上下来的,就算长的不似嫦娥,也应该像玉兔般乖巧,谁知道连吴刚都比不上我长的这么……勉为其难……
   很难过。
  我还记得他当时看到我的表情,两只不大的眼睛充分发挥睁到浑圆,嘴巴张了张,最终没出声,我把他的表情大概翻译了一下就是:丫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是火星来的……
   我诚慌诚恐,还倒贴的请他吃了晚饭,既是这样仍然非常内疚。
   我把他吓坏了,我真的有罪。
   继罗罗之前,我曾经不至一次的伤害国家的小幼苗,我想在他们脆弱的小心灵里一定对美女万念俱焚,对网友万念俱灰了。
   上帝对我这种行为也忍无可忍,致使我到现在仍然嫁不出去,虽然我做出了种种努力,但最终还是回归真我,我不是灭绝师太,我比灭绝更师太。
   想起被我吓死的一个个小心灵,我也伤心欲绝,悔不当初,以死谢罪,可是又怕我这样自惨了,无人再给他们申冤反案,所以借助搜食网把他们的受伤经过做个诠释,把我的罪恶也做个忏悔。我佛慈悲,希望从此以后,要不让我一夜之间变成传说中的天娥,要不让我赶快找个人嫁了不再惨害天下苍生。
 
  很多年以前,那时候我还很年轻。
  在深圳冬季不算寒冷的冷夜里,QQ上初识一男子,现在已经忘了名字,暂且叫玫瑰花吧。
  玫瑰花滔滔不绝如长江后浪推前浪般把他恋爱失恋的过程给念讼了一遍,我不知道他是打好了草稿还是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反正中间没有停顿,没有语句不顺,似乎听上去也没有多少伤悲难过,大概就是他喜欢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美女,但是美女非常非常喜欢钱,他又非常非常穷,后来就是他为美女做了非常非常多的事,美女最后还是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我那时候听的还是很认真的,因为这些个故事我以前只在小说中见过,突然出现在一个真人身上,可以看到他打的字,听到他的声音并且这声音是说给我听的,当时那么年轻的心灵多激动啊!
  后来就是夸我多么多么善解人意,那么那么温柔大方,那么多么亲切,那么那么可爱,反正我这辈子都不曾听过别人用来形容我的词他全说了。说实话,我基本已经失去清醒的能力,脑袋里如同面粉和水的融和,越搅越粘乎,越搅越不可开交。所以玫瑰花在说要跟我见面的时候,我只那么顿了一下,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应了。
  见面的那天晚上,我兴奋异常,在我们那几步长的女工宿舍里上窜下跳,同事问我是不是羊羔疯犯了,我装微笑含蓄状说是去见一位玉树林风,风度扁扁,温柔多情的小帅男。谁知那几个女魔头一听就掐上我的脖子,说是不带她们去就当场把我灭了,为了保命,我帅她们一同去接见玫瑰花。
  那夜很黑,很冷,玫瑰花从通往我们那儿唯一的小巴上下来,刚接通我的电话,一群人就如狼似虎的拥了上去,我的三个女同事带着三个男朋友……
  我被落在他们身后,踮着脚尖看玫瑰花眼花燎乱。
  玫瑰花决定逃跑是看到我后,那种表情我实在不想多加描写,其实我也很伤自尊……
  以后,我就患了间歇性选择失忆症。
 
  二
  继玫瑰花两年后的一个秋天,我失业了。
  住在宝安一同学的宿舍里两个月时间,每天背着一个黄色的小挎包穿过那里的大街小巷企图找一份能给口饭吃的工作。
  所以当那个圆圆的中年男人说可以帮我找工作的时候,我又一次犯了错,迷失了自己,答应跟他见面。
  我穿一件起了很多毛球的鹅毛黄毛衣站在富丽堂黄的都之都门口望眼欲穿的等圆叔叔的出现。
  后来就看到一辆不知什么牌子的车停在我面前,圆叔叔摇下车窗说:来,上车,我先请你吃饭。
  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来,我清醒了。
  我妈曾说,女孩子吃人家的嘴短,意思就是你要是吃了别人的东西,以后就得听别人的话之类。
  这句话迅速穿过我混沌的大脑,以火箭的速度组织语言:不用了,我同学就在前面,我这就去找她。
  在后来的几个月里,圆叔叔以给我介绍工作,给我介绍男朋友等理由找我多次,不过再也没找到我,我们仅限于在QQ上胆颤心惊的说几句,再后来就是他自己要跟我做朋友,并且打开视频,我看到他女儿站在他旁边,他儿子抱在他怀里……
  圆叔叔被黑了。
 
  三
  这期间还见了另外一个人。
  痛不欲生。
  不是因为这个人,是因为一直找不到工作让我迷失了,乱见了这个人,实太是太伤自尊了……
  说是做会计的,他们那有工作让我去试试,我从宝安颠了两个小时的车来到沙井,在后亭那个十字路口,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花衬衣骑着辆摩托车由远至近,然后无限悲凉的给我指了家工厂就谢幕了。
  再打电话就一直是无法接通,信息一屡无回。
  两个月后,我在沙井的另一个地方找到了另一份工作,换了另一个号码,发了个信息给他。
  那是一天半夜,信息内容是:我很寂寞。
  再后来,他就开始发信息问我谁,他会陪我,我一屡不回,他还一天打几个电话我都不接。
  几个星期后我接通他的一个电话,然后很礼貌的告诉他:对不起先生,这是我昨天新换的号码,您找哪位?
  自此,我们都谢幕了。
  四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以看小说为最大的娱乐项目,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自编些浪漫的非浪漫的,伤情的非伤情的,通俗的非通俗的,爱情的非爱情的,小说的非小说的文字发表在一个文学网站里,后来竟然也组成了一个小文集。
  我再也不愿动见网友的凡念,再也不愿看到那些可怜的男人受到我的伤害……
  直到我工作稳定,生活平静。
  有一天,把QQ签名改成:生命不息,贼心不死。
  我见到了小公明,给我不大不小的一点小虚荣,经历被我极尽推残和折磨的一位小男生……
  带着一位我的如花似玉的女同事同时出现,女同事走后,我问小公明:我同事漂亮吗?
  小公明扭捏了一下说:我不喜欢染了头发的女孩儿。
  我笑的肥肉和肌肉一起乱颤。
  沙井实在无可去之处,逛到海上田园的时候天就下起了小雨,我们站在一棵小树下,那些经过树叶的雨水打在小公明黑色的外套上,成了一条条白色污痕,触目惊心。
  午饭我给他两个选择,一个是各自回家去吃,一个是AA制?
  他拗不过,最后选择AA。
  午饭后,差不多也到故事结束的时候了,我已经把该说的话说完了,实在无事可做。
  小公明似乎并不这样认为,他还要陪我去上网……
  找了一个小黑网吧呆了两个小时彻底把我耐性消磨尽了,独自回来,随他去吧。
  小公明回去发信息过来说,本来想带束花来的,又怕不合适。
  我什么也没回。
  他又发信息过来:如果我带花,你会收吗?
  我回了:会,花是花,情是情,两回事,我总不能让送花的人站台上下不来。
  
  后来我知道这句话错了。
  他肯定认为我已经做好给他搭台的准备,于是频繁的发信息,约着下次见面。
  我又一次肝肠寸断,悔不当初。
  在有一年的元旦假日里,我带着我无辜的像小公明一样的女同学凶残的伤害了小公明。
  
  那天热的稀里糊涂。
  因为他一直吵着要请我们吃饭,我也就没跟他争,在沙井天虹边的真功夫,跟同学找个位置坐下,无表无情的跟小公明说,去拿饭吧。
  我看到他站在真功夫大堂中间穿梭的人群里,手足无措。
  小公明第一次来这地方。
  我那善良的同学实在看不下去了,支使我去拿饭。
  吃饭的时候,我跟我同学一直有说有笑,小公明变成透明的。
  小公明走后,我换了新的手机号码和新的QQ号码。
  人性真是太险恶了,我这个坏女人。
 
  五
  一个罪恶的女人,往往是知错不改,以伤害他人为已乐,以惨害他人为已任。
  07年,我突然觉得一个个吓着不太过瘾了,于是没日没夜的在天涯上发贴,到10月份终于征得两男一女共爬深圳最高峰——梧桐山。
  同往的还有一个多年前QQ网友,原住在西双版纳,后来网恋来到深圳,我称之为大哥,一位我的女同学和一位偶尔相识的女朋友,也就是说这一行有四女三男。
  本着我一直重色轻友的原则,女士暂时忽略不计。
  三位男士分别是玉树林风的小松(虽然树有点细,不过还是有那么长的),肥肥可爱的大哥,另一位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只知道他手指甲特别长,就叫指甲先生吧。
  他们显然也没料到我这是副模样的,抽冷气的声音几乎大过虚情假意的寒喧。
  动身爬山的时候我一直不敢走在前面,我怕我一回头他们全部滚到山脚下……
  那山太高了……
  
  所幸还有另外三位虽非美女也非丑女的女人在,我虽然满脑子酸楚,但是看着那些受伤的小心灵给安抚下来还是呲着牙笑了。
  我们走泰山涧一路直上。
  他们以沉默折磨我的良苦用心。
  我除了痛苦,就是更痛苦。
  那时候还没有《丑女无敌》这个电视的出现吧,不过,陈导看到林无敌的那个表情就是小松给我的表情:啊,啊,你……你……就是我的灵感杀手。
  在我们没敲定这次活动之前,小松本人是很有艺术细胞的,是热爱旅游的小青年,常常拍一些很那啥的照片给我,比如把一双破鞋拍的像新的一样,把一框偷来的芒果放在黑色塑料袋里,还有装鬼吓人的。
  我也一直以一种近乎虔诚的态度感谢万能的神让我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位艺术家。
  只是艺术家不愿接触我……
  不知道小松见了我后还拍照吗?反正我是再也没见到过,还有他本人。
  
  指甲先生一直戴着耳塞,不听不说也不看,一个人包了桃花源,不与凡人为伍。
  到了好汉坡,基本就都歇菜了,指甲先生一个人又冲到小梧桐。
  我在好汉坡那平台上,看到他慢慢变小,最后不见了。
  再后来,我办的那QQ群里也找不到他了……
  
  插播一下:我记得以前也是爬过梧桐山的,那时候好像用两个小时就从泰山涧到了大梧桐,后来走小梧桐到好汉坡,下山。
  不过,回来腿部肌肉拉伤疼了四个月……
  
  大哥呢,可能因为认识太久,我又一直叫他大哥,加上他那时候女儿都出生了,所以强颜欢笑一直陪着我……们。
  只是他的体实在太重,只能到好汉坡,便缴枪投降了。
  我对他的崇敬之情来自08年秋末冬初……
  那天在宝安办事,到了晚饭点上又累又饿又孤单,翻了手机里的人又觉得谁都不便打扰,于是给大哥致电。
  他那时候刚好在南头关附近,便过来带我去面点王吃饭。
  我说喜欢吃饺子,他就要了一份煮的一份煎的,然后说他吃过了,看着我把两盘吃完……
  09年底,我提着水果去他布吉的家看望他,同时看望的还有他两个可爱的女儿,还有一位温柔贤淑的太太。
  六
  
  见了那么多,吓了那么多。
  伤心的,痛心的,寒心的都过去了。
  我看帅哥依然心驰神往,帅哥看我依然是胆颤心惊,心惊肉跳,跳涯……不见了……
  那些没见的一直想着,想方设法要见:
  那些见了的,一直想着,想方设法8辈子都不要再见……
  
  胡幸福和我都是这么想的。
  胡幸福是谁?
  
  是我08年时网恋的男友,QQ名叫什么幸福,或者幸福什么的,姓胡,所以,拼凑一下就叫胡幸福了。
  君在深圳东
  我在深圳西
  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乘公交车
  ……
  我看着他从338公交车上下来,个子跟我一般高,宽是我的两倍。
  当然这跟我穿高跟鞋拉长有直接关系。
  穿白色加蓝条T恤衫,很有点像球服,背一个超大的空空的扁扁的背包,姿势与人成反比帅度的站在站台。
  然后拿出电话。
  我说:我认出你了。
  他愣了,我介绍说我是那谁……
  
  胡幸福坐在我客厅的沙发上一句话不说地玩他的手机,我坐在沙发另一端玩我的手机。
  这天刚好是我跟朋友聚会的日子,所以一大帮人一进门,胡幸福同志就一声不吭的去阳台了,接着很大声的打电话。
  我跟我的一帮女朋友道歉。
  胡幸福的电话内容是他马上去他另一个朋友那儿……
  我下楼送他,两两无语。
  女朋友问我:这什么人啊,怎么一句话都不会说?
  我说:人家还是小朋友,单纯……,怕生……
  
  胡幸福同志回去以后,打电话给我说只想跟我一个人相处。
  于是有了第二次造访,造孽的来访。
  338直接把他发到海上田园,我也赶到那里接驾。
  下了点小雨,跟传说中浪漫的情境一模两样。
  当胡幸福扯着我的手走过一条雨湿过的小路时,我差不多想着就这样一辈子也行,尽管有太多不尽人意,不是还有一小点天意嘛……
  天都下雨了,55555……
  
  后来证明,我又错了。
  那天晚上有同事结婚,我被荣幸选做服务生,所以必须早到,而胡幸福同志坚持晚上要住在沙井,而且的而且还要我晚上跟他一起聊天……
  也许因为年纪大的原因,我对半夜不睡觉聊天已经失去兴趣,跟他说要么他回他的深圳东,要么一个人在深圳西找地方住……
  后来,他回去了……
  后来,很久没联系了……
  后来,其实我有时候孤单寂寞无事无聊的时候还老想着给他打个电话……
  后来,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我删了他MSN,删了他QQ,删了他电话……
  后来,我在博客里扬扬洒洒的写了一篇2000字的日记纪念我网史以来的唯一一次网恋……
  后来……
  没有后来了。
 
  七
  
  住深圳各地的爱去网吧上网的大叔大婶大哥大姐大妹子大兄弟们大概都知道有一个叫星联网吧的地方吧?
  我也知道。
  因为我以前在宝安的时候常在里面泡着,后来到了沙井依如既往的在里面泡着。
  
  我有一个不太见面的女朋友问我是不是很喜欢上网,我很含蓄的告诉她只偶尔上一下。
  我的另一个常见面的女朋友接我的话说:一天偶尔三四次,一偶尔就是三四个小时……。
  我在沙井星联偶尔的时候,偶尔到了小漆。
  小漆是站在我身后用手机上着QQ跟我说他到了。
  我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大小伙子,表情复杂的杵在烟硝弥漫的星联中间……
  
  听说这世间有两种力量可以让人情不自禁,一种是对美的迷恋,一种是对丑的恐惧。
  ……
  好吧,我承认,我属于第二种的源头。
  小漆一改网上的机灵,变的异常老实,换句那个一点的话就是有点小木木的……
  眼神呆滞,四肢机械,我们走过星联到沙井人医院的那一小段路像唐僧取经去了10万8千里般路远兮吾将以沉默抗议。
  人民医院的三叉路口有家麦当劳陷在地底下。
  下了五六个台阶走入店内,人烟稀少的跟进了古墓似的,我要了一圆筒,小漆要了一薯条。
  我吃我的,他吃他的,不过我们还是一起看着那个金色的M发愣,他想他的心事,我想我的心事。
  我想:小漆,对不起,姐让你受惊吓了
  小漆想:恐龙很罕见,偏偏我遇见……
  当然,小漆没跟我说他想的,他一直拒绝跟我做正面沟通。我只是从他那无限绝望的表情里看出了更无限的绝望。
  饭后,小漆让我上他的车。
  我看着那辆单薄的两轮自行车,又看着同样单薄的小漆。都说不上心里头是赶动还是鸡冻了。
  扭捏的跟个淑女似的跟小漆说:我担心把你的车压坏……
  小漆咬牙切齿:这车不是我的。
 
  八
  
  星联在有天半夜还让我偶尔到了一位开着大卡车的英雄……
  这个英雄很悲惨,那天半夜偶尔完了之后,他就上了我一篇短文,结局是阵亡。
  
  我扯着我自己的耳朵把我拉到偶尔的开始……
  跟一大帮男的女的同事组团去星联通宵。
  那时候可能因为都还年轻,迷恋通宵上网的程度似乎都胜过了谈恋爱。
  哎……
  该谈恋爱的时候迷上了上网,该上网的时候迷恋上了睡懒觉,该睡懒觉的时候迷恋上了侃大山……
  这人生怎么老是这么生不逢时捏……
  英雄出现的时候也很生不逢时。
  那时候我还正跟一帮同事学打传奇,虽然对网游很白痴,因为同事是小帅哥,我还是装出很热爱的样子。
  英雄就在此时,用QQ喊我,说他离我不远,马上到了。
  一边是近在咫尺的小帅帅,一边是如梦如烟的英雄……
  我为难的就差没去找齐天大圣借一根猴毛分身……
  正自心慌意乱,英雄已经到了星联二楼,此时正值午夜零点,只看见英雄身披……夹克衫,脚踏……拖拉鞋,精神抖擞的吃着一根烟,吐着小鱼泡泡拾级而上。
  看到我立在楼梯边如候旨的太监般瞅着他,忙把烟抖到脚下,手扶楼梯扶手,正自转身间,小太监也忙下了两个台阶,把英雄引入网吧吧台。
  两两相望,恨不能立马死去……
  不过英雄必竟是英雄,先问我要不要喝点橙汁,我说不要;又问我要不要喝点可乐,我说不要;再问我要不要喝点雪碧,我说不要。
  其实我想喝王老吉,真他XX的上火啊。
  后来英雄问我多少人在此上网,我说一帮,他皱着眉头说,我送你们回去吧。
  这次我真的是感动的回绝了。
  然后,送英雄好走……
 
  九
  
  姐有一条公主裙,上身是白色纱制花边,下身是紫色裙摆。
  虽然姐穿上的时候很多人都说姐有点像刘姥姥头上戴着大红花的造型,但是姐自我感觉还是很有点公主的意思的。
  所以,约见搁浅的时候姐就毫不犹豫的选择穿这条裙子。
  不是女为悦己者容嘛……
  姐在QQ上跟搁浅的关系一向甚好,而且一甚好就是好几年,这主要来源于搁浅发了他的玉照给我,我一看那照片,立马就陷入从小到大都暗恋的偶像李寻欢大侠的幻想里。
  开始偷偷看他QQ日志,完全分不清是因为他的帅衬托出了文字里的才气,还是本身就很有才气……
  反正我对他着迷的神魂颠倒,灵魂出窍……
  有一段时间想把他的照片打印下来贴满整个房间,又怕半夜醒来情不自禁,吃林诗音的醋,那得多伤心难过啊,也就想想作罢。
  
  双方会见那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都被乌烟遮住了)。
  我和搁浅并排坐在灵芝公园的石凳上……
  然后,我很扫兴的说了一句话:你怎么没照片上帅捏……
  搁浅更扫兴的说:阿姨,这个网上网下多少会有点区别的……
  《美丽心灵》里纳什用玻璃杯折射出他对面那人领带有多劣质,而此时的姐,只想用纳什的玻璃杯砸烂搁浅帅气的小脑袋。
  可惜姐连一个杯子都没……
  搁浅的玉照还保留在我电脑的E盘,可是搁浅的QQ头像从此之后成为灰色,电话号码是过期的……
  彻底搁浅了……
 
  十
  
  本着我一向善始善终的作风,此段就给此贴做为结语吧。
  引用罗罗的一句话:生活在于折腾,快乐来自恶搞。
  以上的种种,只是为了娱乐大家娱乐自己,开心就好。
  
  另外特别鸣谢深版里“没有颜的色”小同学的特别厚爱。
  也感谢各位涯友的关注和回复。
  最后感谢为此贴牺牲的诸位网友,其实他们远远比我写的可爱,呵呵。
  还有一些没上去的网友实在不好意思再写,因为有些已经成为生活中很要好的朋友,相处甚密,当然也有女同胞啦。
  
  深圳是个多元化的城市,你可以尽情在这里开心,也可以每天都过的很幽怨。我自视自己耐不得寂寞,所以没事难免会自己发掘些小趣事,自乐以乐人。
  至于网友见面,有太多搞笑,也有太多遗憾,许多似是而非最后都不了了之。
  
  最后的最后,解释一下这个新马甲“墨妆舞剑”。
  墨妆也,以墨泼脸,面目全非自是可想而知;舞剑呢,似是有伤人之意。所以大致意思就是以墨饰脸乱剑伤人……
  说的自己都怕了,其实姐是很阳光滴。
  这名字也是今天胡思乱想的时候才琢磨出来的……
  取自: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那么:墨妆舞剑,意在什么捏?
  哇卡卡,猜去吧。
  反正姐没杀意,搜食网可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吾乃男淫 2011-10-19 18:50
    好吧,我承认你描述的众多倒霉蛋中有个我,不过,知道是哪个吗?姐,见到你后,我果断的爱上了搞基。
  • 雷打不动 2011-10-19 19:05
    看来楼主是上帝制造出的一个杯具啊!!!默哀ING。。。
  • 寒烟如梦 2011-10-20 15:39
    (*^__^*) 嘻嘻……   我也去开个征婚帖,男银们,多多参与哈
  • 老男孩 2011-10-21 13:02
    寒烟如梦: (*^__^*) 嘻嘻……   我也去开个征婚帖,男银们,多多参与哈
    我已经报名了,给我答复啊
  • 指尖的温柔 2011-10-24 09:32
    雷打不动: 看来楼主是上帝制造出的一个杯具啊!!!默哀ING。。。
    。。。。。。。。。。。。。。。。我谢谢您
  • 指尖的温柔 2011-10-24 09:33
    吾乃男淫: 好吧,我承认你描述的众多倒霉蛋中有个我,不过,知道是哪个吗?姐,见到你后,我果断的爱上了搞基。
    你就扯吧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