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轰动全国的深圳市龙岗大芬丑闻

2已有 415 次阅读  2012-12-17 18:38   标签油画  深圳市  黑社会  龙岗区 
     大芬油画村暗箱操作招标,冒死公开实名揭发,全程亲历
   汪洋书记指示,要珍惜大芬油画村多年来创建下的品牌基础,“有什么困难可以向省委、省政府提出,一定会帮忙解决!” 现在腐败黑恶势力岀卖国家利益,垄断大芬油画市场,涉及滥用公权力强制清场及在大芬油画交易广场中虚假投招标,并且非法审查打击三十家油画企业,强烈恳请省委省政府派工作组直接彻查腐败!
在2012.2月份龙岗某些恶势力为了垄断大芬油画市场,盘剥大芬画家的血汗钱,借用产业升级的名义由龙岗区政府三部门联合下文强制清场,并且假称要公开透明向社会招标,按照相关法律老商户是有优先续租权,但他们为了达到非法目的不充许老商户续租,为此我们全部画家及企业联名向许勤市长写了公开信,但龙岗区政府却动用公安警察及黑社会对画家商户进行非法审查强制清场,事实上公开招投标是假,暗中打击报复画商,向关系户输送利益是实,具体有以下几项事实。
一:2012年8月24日才在深圳报纸才发布近期大芬油画交易广场准备招投标,而且没有公开具体招标日期,我们在 8月27号才在招标中心网站查到信息,但是发布的招标书公告日期竟然是8月22日!开标日期是9月6号,如果从8月27号才知道招标信息根本质疑招标内容都没时间,这意味着如果不是事前知道招标内容根本无法参加招投标!
二:而且更为可恶的是在大芬油画交易广场招标者在公开开标前,开启标书,并将投标情况告知其他投标者,并且在2012-10-12.13.14连续三天向社会重新招标广场新设计方案,这说明招投标是先定人后定方案,这将全面否定招标办法,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否则再全面的招标方式也没有办法监督的, 另外大芬油画交易广场招标评标也未公示,招标日期也未公开,完全是多部门联合作案暗箱操作,
三:大芬油画交易广场作为对大芬画家及产业扶持项目、高度垄断具有行业服务性,油画广场招投标是否存在严重腐败?因此,龙岗区应当公开该广场招投标的全部过程信息,以平息质疑。
四:我们希望通过信息公开,了解大芬油画交易广场建设以及招投标过程的全部信息,包括招投标信息发布范围、多少企业参与、参与投标企业的资质条件、各参与企业的投标方案、评标过程、中标情况、油画广场设计、建设运营总造价、广场交付使用验收标准等,以确保公众的知情权。
五:龙岗区并未公开关于油画交易广场为何要强制清场及招投标信息,大芬油画村清赶企业让个体户怎么升级?是否有经过科学论证?从2012年9月6日开标为何至今不动工?中标企业1210万装修款如何落实?政府是否有暗中补贴?政府所以引进有实力的企业是指那方面实力?是行业经营能力还是行贿能力?所以“作为一个公民也作为大芬油画产业的一份子,我们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希望龙岗区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具体规定,依申请公开关系公众利益的关键内容”
公开招标,招标投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公开招标,也称无限竞争性招标,是一种由招标人按照法定程序,在公开出版物上发布招标公告,所有符合条件的供应商或承包商都可以平等参加投标竞争,从中择优选择中标者的招标方式。
大芬油画村行业自2007年开始严重走下坡路规模在一步步缩水,这期中最主要原因就是利益集团互相勾结,哄抬租金与房价,同时限制周边发展,大芬周边城市环境一直没改善,大芬油画交易广场开业却没有广告招牌也没运营管理人员,刚落成4年就在大修,完全就是一个豆腐渣工程。
现在官商勾结垄断大芬油画市场,提高画商的经营成本逼走画家.直接削弱大芬在市场的竞争能力, 从根本上破坏深圳的文化建设。大芬油画交易广场三十家企业并不是单独企业,他们是大芬油画产业链的重要一环,龙岗区政府清赶了经营企业势必会响影到画家的生存及外地画商的采购,事实证明,清场是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防止目有资产流失从,但是自2012年2月份龙岗区政府下清场令至今将近一年,大芬油画交易广场至今还是个烂摊子,如今谁要为这个祸国殃民行为负责?政府的这种杀鸡取蛋行为无疑是给大芬油画行业一记重创。
破而不立。大芬油画经济停滞、民生凋敝、油画行业动荡,不仅损耗政府和社会实力,甚至扼杀画家对未来的憧憬。一系列反面教材告诫我们,行业发展政策事关大芬安危存亡,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浮躁和盲动”。
现在大芬油画村的油画企业有一半以上的经营成本在租金上,如此高的负担你叫企业如何研发新产品,大芬没有新产品又如何能参与国际市场的竞争?企业没有办法研发产品,也就意味着留不住,同时也没办法产生创意人才的生存空间,大芬油画村的产业升级也就无从谈起,可以说是大芬油画村的腐败让大芬举步为艰,如果再没有清查腐败将会成为广东第二个健力宝案例。
同时龙岗区相关部门还发文给工商局,非法成立带有(大芬油画)关键词的公司,(我们油画广场自救委员会五家企业早在一年多前申请却没有批准),这意味着深圳第一个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深圳市和龙岗区的重点文化项目,同时也最高知名的文化品牌落入私人手中,而且相关股东还是行业外之人,甚至大股东还是外国人,我国发展文化市场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巩固文化安全,不知道龙岗区政府这么做算不算是私通卖国?
我们大芬油画交易广场三十家企业在面临生死存亡之至,写公开信向深圳市市长许勤求救,非但没办法受政府的重视和法律保障,反而因此受到了龙岗区相关部门的打击报复,本来在目前国际经济不好的情况下,政府开发了大芬油画交易广场无人员经营管理造成烂尾,企业抱团自救同时又盘活油画市场,照理应该受到政府的鼓励与支持,但没有想到得来的却是公安等部门借维稳名义进行非法审查,因此强烈请求省委省政府派员直接彻查大芬的腐败行为,恶树结不出善果,深圳龙岗区一帮流氓在管理文化只会产生流氓文化、奴才与恶棍的文化,龙岗区政府对于画家再违法使用公安、法院、工商非法审查等,对画家群体打击报复手段真的很可悲!让广大人民怎相信龙岗区政府会讲理讲法??对于深圳市的文化标杆大芬油画村采取如此流氓手段怎么叫文化立市,对说真话的画家以及对行业发展有质疑行为的画商进行威胁,这将严重打击了画商和画家建设文化的积极性。

大芬开发了油画交易广场不去运营管理也不许商户承包自救,这种“不顾艺术家死活的原创化”、 “给龙岗领导争面子的原创化”、 所有要让大芬画家成为所谓的“领导成功”受害者的发展模式,都被实践证明,是背离了行业规律又和科学发展观所背离的。
本人于12.14日收到省网信访的回复: 经布吉街道核实,现将处理情况回复如下,--打住、布吉街道向谁核实?只有龙岗区公安分局罗岗派岀所的民警强迫我不再反映招标问题,并威胁如果再反映举报将派人24小时守在我家门口跟踪我,期间本人从未和布吉街道人员接触如何核实?大芬油画交易广场招投标工作是龙岗区政府主持,布吉街道办有何权利核实调查?龙岗区何时划归布吉街道归口管理了?让布吉街道调查不是儿子查老子吗?布吉街道的回复根本就是大摆乌龙瞎回复。
本人于10月24日反而受到龙岗区文产办副主任,大芬管理办主任的接见,当时约见的理由是12月12号深圳市将筹办首届艺博会既第三届大芬油画博览会,想听听本人有何意见及建议,本人也如实指岀深圳举办艺博会项目虽好,但在如此短时间内筹办如此高规格的展会很难有实际效果,体虚病重忌重药,艺博会反而只会是另一次的劳民伤财,加上大芬油画村目前实际情况是强产业弱学术,高端产业链尚未成形,未有评论家,独立策展人等专业人士,艺术作品真正的价值在于思想,大芬目前最缺的是思想家,学术基础比较薄弱,博览会应该着重解决目前市场上的问题,应该注重市场交易而弱化政治性的节日文化,龙岗区建区20周年写生画展等活动无关交易最好放在平时或者弱化在博览会的位置,但他表示有些项目是领导己经决定好了他也无能为力改变,本人表示理解的同时也指出大芬油画行业发展如果没有一个中立的声音将是非常危险的,同时本人也反映了大芬油画交易广场的问题,他也承认招投标的过程确实不规范,但是都是由上级领导安排的,他无法马上回复只能向上反映,本人再次强调了要公开公平的原则,如果谁想破坏党和国的文化建设,和文化广东和深圳的文化立市的政策作对抗,不论涉及到那一个领导本人一定向纪检直到向中央及国家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我们期盼深圳市龙岗区的领导能够全面准确理解科学发展观的内涵,尊从行业的发展规律,以市场须要为核心从长官的价值取向中解放出来”…… 大芬油画村能够敞开胸怀拥抱天下英雄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来自哪里……不管你年轻还是年老,富有还是贫穷,只有你喜欢画画,就能够在大芬油画村大有作为。让全世界知道,画家愿意生活在大芬油画村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此致

敬礼

实名举报人: 陈浩东,电话,18926014111 附证据:5份
                          
     报抄:中央中央纪委监察部,国家信访局,最高人民检察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省三打二建办公室 ,深圳市委市政府,深圳市三打两建办,人民日报,南方日报,人民网
 
 

刚投入使用四年的大芬油画交易广场,整个就是豆腐渣工程
证人证言:

  我是盛唐  童一敏,原来大芬油画交易广场1F04商铺。

我们当时招商进去大芬油画交易广场的时候給了很多承诺,比如前面过街天桥搭建,户外广告,停车场改造,定期举办活动等等。当时有的商铺的工人要租房子,陈主任还給部分商铺解决了楼上的廉租房。在此非常表示感谢。

   陈主任卸任不到半年,油画交易广场的商铺被莫名其妙清退。这种不顾商家利益对大芬乃至整个行业的恶意践踏的行为。竟然伴随 警察 司法 威胁,肆意驱逐达成了目的。

   在大家忘记悲痛,搁置矛盾,主动参与到大芬村的产业建设,参加选举大芬村产业协会理事的时候,油画交易广场原来商铺的陈浩東在参选前就被威胁放弃选举,而被当选为理事的原商铺周峰,本来按照票数能当选为秘书长的,当场被野蛮干涉被迫屈为副秘书长。并且选举第三天公司莫名其妙被查。原商铺的本人童一敏,在选举后一个月内被警察 搜查家里和办公室,原因竟然是10年 前曾经练习过fa L 功 。在大芬村的廉租房也停水停电。最后被迫搬家。

   我现在公司和家里都已搬离了大芬村,本人也早离开了深圳,公司很快也会注销。油画交易广场这里面有没有更深的黑幕我不知道,有没有官商勾结我更不感兴趣。但是为什么一个深圳文化产业的名片村到今天乌烟瘴气,一蹶不振。这么缺乏包容。非要把原本实实在在要来大芬村做事情,信任大芬村的商家赶走而后快。为什么现在的官员每天忙于排除异己,政治斗争。而不是实实在在的从原头上看问题,了解商家的问题,解决问题。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如果油画交易广场没有利益推动,只能归为领导的无能。到今天为止油画交易广场还空着,国有资产的流失 画家 整个行业的负面影响带来的损失谁来买单。

  今天闲得有点蛋疼发了些劳骚,有触及到领导敏感神经的请谅解!谢绝跨省!

  清场将近一年的大芬油画交易广场依然死寂一片,国有资产的流失,行业的损害谁来负责?

 

大芬发展黑手是谁?                        强烈要求公开公开打击腐败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