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姐给你们讲讲鬼故事,胆小勿入。。

5已有 523 次阅读  2011-10-19 18:21   标签房子  朋友  广东人  鬼故事  开平 
 本来,在鬼话里逛的,突见一个帖子走了进去,楼主讲的都是自己经历的事件,后来楼主提到歌手刘冲是哥们,才发现自己和楼主竟然间接的算是哥们。于是手痒也打了几段,后来一想也算是深圳的事,于是也发到这里来给大伙儿解个闷~ 文笔不好,好歹算是真事,大家看看无妨。
  
  
   我就说说一个我广东朋友的故事吧,都是在深圳发生的。
    
    这个朋友姓邓,我就叫他阿邓,是开平人,搞装修起家,现在身家不菲。他和我说的这些事,都是在他很落魄的时期发生的。有很多,我就挑二件来说吧。
    
    一、犯神
    
     阿邓那时候装修活几乎都接不到了,生活很是问题,于是找到了在田面村斜对面的一个出租房,房子不错却异常的便宜,他也没多想,总觉得不能让老婆孩子露宿街头吧?阿邓进去后,开始和太太一起打扫房子,他负责拖地,太太负责收拾其他,结果阿邓一不小心碰碎了以前就放在该出租屋客厅里的神龛下面的香炉,因为阿邓是广东人的缘故,对房子里有神龛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但是弄坏香炉,他心中也觉得不好,仔细看了看发现香炉是从中裂开的,他试着合起来放好,发现完全看不出来破了,于是他也就没继续在意。
     搬进去之后大概有个把星期,有一天有朋友探访,这个朋友带了个香港人,据说是个蛮厉害的风水师,这个香港人一走进这间屋子就冲阿邓说“这房子你住?”
     阿邓说:“是啊,刚搬进来的”
     香港人皱了皱眉头说:“不好,这房子煞气重,宅主会有大难”
     阿邓说:“这房子不是我的,我是租的”
     香港人说:“但你面上怎么黑气笼罩的?”说完,香港人在客厅走了一圈又说:“这神龛是你供的?”
     阿邓说:“不是,是以前留下的”
     香港人深思了一下说“嗯,是了,以前这宅主供神怕是受人指点了,不知现在宅主怎样,但是你肯定有问题,我怀疑你犯了神。”
     阿邓一脸诧异,心想这香港人一进门就啥也不聊尽说这些,于是就转头看他那个朋友,他那个朋友似乎知道阿邓的意思,于是连忙说道:“知道你最近衰,特地找他来帮你的,这朋友很犀利”
     阿邓听完后也觉得是朋友一番好意,不好责问,于是说道“我没什么犯什么神啊 ”
     香港人摇头说“没理由”
     阿邓突然想起来了“哦,对了,我打坏了这香炉”
     香港人说“是了,这就对了”
     阿邓问道“那我该怎么办?重新买一个回来?”
     香港人深思了一会儿说:“不行了,你现在只能搬走,假如不搬走,保证一个月之内家人必死一个”
     阿邓听他这样说,吓得魂飞魄散。在香港人走的第四天就匆匆搬离了这房子。
     故事竟然还没完,这房子不久又出租出去了,果然没过多久这房子的男主人出车祸死了,更巧合的是死的这男主人竟然是阿邓儿子同班同学的父亲。
  
    二、酒吧的秘密
    
     在阿邓运气慢慢转好的时候,认识了一个老板,这个老板有很多工厂,其中有一家在福田区委的石X村里,是个很大的电子厂,熟悉那一片的人应该知道,石X村里最大的那家电子厂就是他的,这个老板有江湖义气,说到这老板本来想顺便暴一个这个老板的料的(我字都打了很多了,后来还是删了),但是因为事件太大并牵扯命案,我左思右想还是作罢。
     还是言归正传吧,大家可能会说,这工厂的老板和酒吧有什么关系呢?呵呵,我来告诉大家吧,这个老板也是深圳体育馆的一家酒吧的股东之一啊。阿邓认识他也是朋友帮忙介绍,阿邓装修活做的确实不错,人也踏实,这老板工厂里的装修都给阿邓做了,最后把这个酒吧翻新的活也给了阿邓。
     阿邓告诉我,这个酒吧以前的布局可不是现在这样的,现在你走进去有一个角落是有2层这么高的,下面却不是空的。就像一个高高的地台一样,上面都是卡座。那个位置以前才是这个酒吧的大门,阿邓在接到这个活的时候,这个酒吧已经经营了一段时间了,属于翻新整改,要求工期很紧,阿邓几乎每晚都亲自到工地现场督工,有一晚实在熬了太晚了,阿邓坚持不住就走到了那个搭了高台的二层躺下休息,就在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发觉胸口剧痛,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用根大棒子捅他胸口,这个大汉大约20来岁左右,是个大光头,身穿白衬衫。他想喊救命只能喊出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四肢完全无力,他咬牙使出吃奶得劲才能抬动胳膊去尝试抵挡一下,但是都于事无补,胸口愈来愈痛,这时候有个工人从旁边走过,不超5-6米远,阿邓用稍稍能动的手摆了摆想让工人过来帮忙,结果工人望了他一眼就走开了,这时候阿邓绝望了,感觉自己就快要死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口中念出“南无阿弥陀佛”念出几遍后,阿邓就“醒了”(据他说是这样,感觉发生的事都是半梦半醒之间),阿邓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冲到刚才路过的工人面前就是几个耳光,连声骂道“你个死扑街,老子喊你帮忙你都不理”。那工人一脸无辜的说“我都不知道你在干嘛……”
     阿邓第二天找到这个工厂老板说起这件事,只见那老板面部表情惊悚不已,说到“就是了,就是了,那个人就是死在那的,死的就是那个光头,白衬衫,就是死在门口的,还是我对,生意不好就是有原因的” 阿邓这时候才知道个大概,原来这个门口在一次打架的时候,当场打死了一个人,也就是那个光头白衬衣大汉,事后酒吧生意一落千丈,所以这个工厂老板提议该装修换风水。
     还别说,这一改又让这个酒吧生意好了起来,直到现在听说人都不少(我以前经常去,近几年这家酒吧综合素质差了很多就少去了)。
    
    
     PS: 本来我都打了地名和酒吧名字上去的,但考虑很多因素,还是隐去比较好。本人文笔较差,不通之处还望看客见谅。
 
  三、木头龙
  
   此事相隔有十几年了,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末,那时的我初来深圳,在一家中字头国企上班,有个同事的战友因为想结婚被未婚妻逼迫“没有房不结婚”的情况下,在木头龙这个位置买了套二手房。
   原本此事与我无关,只是有一天我那个同事的战友跑来请他吃饭,由于与那个同事关系不错,便拉我同去,几杯酒下肚之后,那个战友突然说了一句“我那房子闹鬼,MD,真倒霉”
   我那同事接话:“早就知道会有问题,那么便宜就卖给了你,谁不知道木头龙那个位置以前是片乱葬岗”
   那战友道:“我也听说过,这不是没办法么,你嫂子偏要先买房再结婚。唉……,原本我认为应该没事,没想到没住进去几天就碰到了”,他一口气喝下去一杯又继续说下去“刚装修完后,觉得还挺满意,和你嫂子都挺高兴,住进去的当晚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直到第三天晚上怪事就连连了,开始我也没在意,觉得是换个地方住可能会有些这样那样的不习惯,到后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翻个身抱着你嫂子,过了一盏茶功夫,你嫂子突然从房外走了进来,我猛的一下子坐了起来问‘你怎么在外面?’,你嫂子说‘闹肚子,一直都在洗手间和客厅来回跑,人都快虚脱了’,这时候我吓出一身冷汗,想想我刚才抱的是谁?,这事我没敢和你嫂子说,你嫂子在我身边躺下后说了一句‘我老觉得睡在这床上好累,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完我更是怕,第二天我便喊了小舅子来住,谁知事情严重了,唉……”
   我和那同事此事屏住呼吸,没一个去插嘴,等着他战友继续往下说,
   那战友继续说道:“我小舅子来的当晚,让他睡在客厅,我和你嫂子在房里睡着,一晚上没出什么事,早上起床小舅子面如土色的对我们说‘不住了,不住了,一晚上不是有人摸我头就是掐我腿的,又看不见人,吓死了,不住了,不住了……’,小舅子走后,到晚上后半夜的时候,我半梦半醒间看见床头站着一个老人牵个小孩,两人都是以晚清民国初期的打扮,那老头还留着辫子戴顶瓜皮帽,对我说‘你们住到我们家上面就算了,还成天搞的呯呯梆梆的乱响,不知道下面有老人小孩在吗?你信不信我让外面的电视响它就响呢?’说完我就醒了,这时候听见客厅的电视响了,雪花声嚓嚓的……”
   我听到这里背脊里一股凉气冲上来,这时我同事说了句“你那房子是一楼啊……”
   那战友呆呆坐在那里,神情既恐怖又沮丧,我那同事说了一句更让我崩溃的话“我和虫虫去你那住一晚看看……”他战友一听,说道:“好,好,再好不过了,今晚就去,现在就去,小妹~ 买单……”
   到了木头龙,那一片的树木长的都异常茂盛,那时的我看了棵棵都长的张牙舞爪的,总感觉每棵树上都有人盯着我看,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走到那战友的房子单元门外,看了看,那栋楼像是80年代做好的,外墙很旧了,战友的房子里面装修的不错,虽说简简单单但也整整洁洁。我们进去后和他老婆寒暄几句,便在客厅里支起一张床,我和同事随便洗洗便睡下了。事后想起了都好笑,似乎那晚过去就是为了睡觉似地,大家都没话说,躺下后都紧张兮兮的睁大双眼看着天花板,有时互相看看也是全无睡意。就这样我一会儿迷糊一会儿紧张的到了天亮,竟然相安无事,一夜平安。早上吃完早餐,直接去公司上班了。
   到公司后,我和同事拿这事说给其他同事听,其他同事也是七嘴八舌的乱讨论了一气,之后大家渐渐没再提起这事。过了近个把月了,那个战友又跑来请我们吃饭,吃饭的时候说到这件事。原来等我们走后,他那房子闹的更厉害,后来他和他老婆租了间房子搬了出去,前几天刚把闹鬼房子卖了出去,现在打算在清水河龙园山庄买套,今天刚找了个风水师看完房子,听说这房子不错,于是心里很高兴,便请我们来吃一顿饭。饭后,这战友嘱咐我们买房子要注意几点,买房子尽量不能贪便宜,尽量别买二手,要买房子最后找个风水师看看再买。
   在这里我只嘱咐版友一点,买二手房子的时候千万要留意,别去木头龙买了,我怕你买中的就是那套……
 
  四、 门口的鞋
  
   位于深南大道旁的财X大厦,刚盖起不久,算是一个新大厦。但是我要说的事正是这个大厦刚刚启用没多久就发生的事。
   那一年我有个朋友在到处找写字楼买,看到这个财X大厦位置不错,于是就喊我陪同一起去看了看,很凑巧的碰见另外一个朋友,另外一个朋友在这里租的写字楼,大家这么巧碰在一起,正好也到了午饭时间,于是到附近找了个地方吃饭。
   吃饭的时候那个租写字楼的朋友说了一句话,我当时差点没把饭喷了出来。
   租写字楼的朋友姓宋,老宋说:“这楼闹鬼!”
   我那想买写字楼的朋友姓刘,老刘说:“闹鬼你丫还在这租写字楼?”
   老宋说:“这不没法子么,我租之后才发生的事儿,这阵子是打算搬走,虽说对我好像没影响,但知道这事儿后,心里老有个疙瘩”
   我问道:“别的公司不知道么?我看有不少租出去了啊”
   老宋说:“说实话,应该不知道,我算是最早搬进来的,这事摆平之后,业主为了封我嘴,还给了很长的免租期做封口费,免租期快结束了,我也要搬了,嘿嘿”
   “你个老狐狸,没免租期你丫早就跑了吧,”我边吃边说“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事还摆平了?”
   老宋笑了笑说:“不给老子免租期,老子早就说出去了,这楼鬼才敢来租呢,我说给你们听吧,老刘你就别买了,不过我说完之后,你们就别传了,毕竟人家开门做生意的”(我算是口风不严的了,今天一下子到深版说了,这不等于上了半个‘第一现场’?)
   老刘也来兴趣了,忙说道:“不买,不买了,你快说说到底是啥事?”
   老宋放下筷子,点了根烟,慢慢说了起来,我听完之后,很是惊讶,太惊悚太玄了,但是这事从老宋口中说出很难让人不信,再加上劝老朋友别买更是不会胡扯。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大厦在竣工之后,便聘请了一家物业公司来管理该大厦,该物业管理公司来接管的前一晚,这个大厦在建的时候请的一个中年保安在8楼突然暴毙,在这个物业管理公司正式接管的当天,大门口竟然有双旧鞋子被人放在大厦大门口的正中间,摆的还很好。当时物管以为是哪个人搞的恶作剧,直接把鞋子扔进了垃圾桶里了事。没想到第二天还是这双鞋被人摆在了大门口,仍然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这时候物管负责人就奇怪了,这些还是昨天那双啊,于是喊来保洁的问,保洁的说垃圾桶里的垃圾早就清走了啊,怎么可能还有这双鞋在这里?物管负责人大怒,说要是知道是谁搞搞震抓住绝不轻饶,说完吩咐保洁员拿走扔掉,保洁员也气,一大早就被领导骂,于是转身就把这鞋子找个水井盖塞进了下水道里。谁知第二天,这鞋仍旧被发现在大门口,仍旧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
   不过,这次物管的负责人没来骂人,因为昨晚回家在停车场被喝醉酒回家的邻居开车给撞了,据说骨头断了几根,现在躺在医院里。保安队长来处理的时候却没那么随意,因为一连几天,他们保安在夜间巡逻到8楼得时候,老是听见有男人哭……。保安队长看了这双鞋一眼,就跑回去打了一通电话,后来来了几个这大厦业主领导,领导问了问事情的经过,那保安队长也说了这几夜发生的事儿,领导们交头接耳一番之后便离开了。
   领导走之前交代给保安队长,把这旧鞋子烧掉,说这个是物业管理竞争对手使的计,叫保安队长别瞎想,至于夜间8楼发生的事如何解释,只字不提。保安队长无法,叹了口气,安排队员把这鞋烧了。但是第二天那双鞋仍旧出现在大门口正中间,随后一连几天都那样突兀兀的摆在大厦大堂门口正中间,整整齐齐的,似乎也没人愿意去再碰那双鞋,夜间据说8楼闹的更凶,没有保安愿意再去8楼巡逻,还有几个保安干脆辞职走了。某个周末的正午,一大群人来到了大厦的门口,事后才知道是领导带了个香港的风水大师来了,这个风水大师看了看这鞋子,问了问情况,用个黄布袋子装走了那双旧鞋,就像警察取走现场物证一样。当晚深夜又回到大厦,在8楼烧了不少纸钱,又在大厦门口做了场法事。
   之后不知道是这风水师真有料,还是其他原因,这事还真过去了,鞋子也不再回到大门口了,8楼也似乎再也没有保安听到男人哭声了。
   说到这,老宋停了一停,点了根烟,继续说到:“鞋子在大门口时,我见到过,当时还想怎么这么一个大厦门口放双脏鞋也没人理?后来听我员工说起这事,我才知道前因后果。我这员工和那保安队长是老乡,他也是听那保安队长说的这事。当时那中年保安暴毙之后在8楼就被赶来的法医鉴定是当场死亡,尸体被拖走的时候,那双鞋都掉在了门口,当时保安队长还喊了句‘鞋掉了’,但是无人理会,之后也没人留意那鞋子,谁知道天天被摆在门口……”
   吃完饭后,回到大厦开车,我竟然神经+八卦的跑去问大厦保安,问他们队长在不。那保安问我什么事,我顺口就问了这事,那保安竟然也是个长嘴的家伙,滔滔不绝的说起这事,前面说的和老宋大致一样,不过局部夸张了一些,到后面他还说到,他那时候就在上班了,不过以前那个保安队长走了,之后就是嘱咐我别说是他说的,要替他保密等等……
   听到这里,我觉得事情大概也就这样了,于是就和这个保安道别,刚转身,那保安跑来又和我神神秘秘的说了一句:“这事是真的,那时候我就巡逻过呢,到8楼的时候真听到过,那个东西不仅哭还说话呢,叼鸡憋的,估计是客家人,我也是客家人呢……”
   走出大堂的时候,我没从正中间走过,但却盯了那个地面的位置看了许久,那双旧鞋不知道被那风水师如何处置的,一旦老宋搬走后,这事件估计这大厦里的人就没几个得知了……
 
  五,神婆
  
   经一老姐介绍,认识了一个神婆,潮州人,有着正常的家庭和正常的生活。由她所言之所以会成神婆全拜年轻时大病一场所赐。在她年轻的时候曾大病一场,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病,就是高烧不退,人都快不行了,家人在准备后事的时候她竟然又好了,数日后竟恢复正常时。之后便能看见鬼魂甚至与鬼魂沟通。
   第一次与神婆见面是在我办公室里,其貌不扬身材弱小,年龄约40来岁,普通话沟通都有些障碍。刚开始我看她这样一个家庭妇女似的人物能有怎样的道行,觉得她不过也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罢了,于是开始对她所言都报着听听算的心态。神婆不太爱说话,我是一个不太喜欢大家坐在一起有冷场情况的人,于是我主动询问神婆一些问题,先是问道神婆有什么实际“案例”,神婆和我说了两个。
   第一个是发生在罗湖一个知名大厦,叫X矿大厦,当年这个大厦的事的确闹得很凶,我没想到竟然是被眼前这个“师奶”搞掂的。当年这个大厦经常有人跳楼,这个跳楼的数目虽说没富士康那么多,但是由于是闹市区影响似乎很严重。可能当时的资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但我相信老深圳可能都有所闻。出了这么严重的事之后,大厦负责人也顶不住了,于是请了许多大师来做法事,但都未能有效果。后来有人找到神婆,神婆午夜才去(后来我才知道,神婆每次都是午夜才去,她说那样才能真的看见),去了大厦真的看见了,一个红衣年轻女鬼十分凶煞,神婆谈了许久仍未劝服,后来神婆就找到这个女鬼出没的地上,开始“置地”(大概可能也许是这两个字,神婆口述)神婆找到地方后砸开地面,挖土下去,放置了一些东西(具体什么,神婆也没说),后来竟然就没事了。我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搞掂了,神婆看出我的想法,淡淡的说道:“听起来好简单咧,不懂和那个东西不懂搞咧,‘灰’常凶的,我每‘处’看到那个东西我都会吐的咧。我搞‘置地’之前有去问过师傅,师傅说可以我才敢可以。”
   我惊讶的问道:“神婆你有师傅的?”
   神婆淡淡的道:“是啊,有师傅的啊”
   我又问道:“你师傅在哪里住啊?他不亲自出马的吗?”
   神婆回道:“我师傅不是那样的,我师傅是我拜的,烧香拜的”
   我将信将疑,但又不方便再追问下去,只好继续回到刚才说的那个话题,据神婆说鬼魂活动是有范围的,在那个范围之内它只可能上下活动而不能走出这个范围,所以当初那个X矿大厦出事的总是那个单元,不是楼上就是楼下,别的单元的确一点事儿都没。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再和我说过类似这样的理论,于是我就姑且信着吧。
  
   第二件事就更有意思了,神婆和我说,她现在住的房子就是那个花园的开发商老板送的,原因就是神婆帮了他一个大忙,后来我去接神婆帮我一个忙的时候(后面我将会讲到她帮我什么忙),我才知道她住的那个花园位于北环大道旁福田中医院旁边的那个花园(是不是说的太仔细了?— —)。神婆和我说,当初这个房地产老板也是托朋友找到她的,这个房地产老板找到她时,整个人已经处于崩溃状态。神婆看见他眼睛一会后说他被2个鬼纠缠,一大一小,一女一男。说到这里那房地产老板不顾旁边有马仔立刻就想冲神婆跪下,神婆连忙扶起他,叫他别激动,先把事情说清楚。于是这房地产老板就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给神婆听……
   这个房地产老板找到她时,整个人已经处于崩溃状态。神婆看见他眼睛一会后说他被2个鬼纠缠,一大一小,一女一男。说到这里那房地产老板不顾旁边有马仔立刻就想冲神婆跪下,神婆连忙扶起他,叫他别激动,先把事情说清楚。于是这房地产老板就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给神婆听。
   原来这个房地产老板有个习惯,一般回到家后就把电视打开,躺在沙发里随意换着台,他一这样就很快的睡着,等半夜醒来才去洗澡进房睡觉。家里人都知道他有这个习惯不会去打搅他。两周前他和以前一样回到家就打开电视,这晚回来的比较晚,快凌晨1点了,家里人都睡了。他也就把电视声音调到很小,躺在沙发里迷迷糊糊的随着电视闪出的光芒就要睡着的时候,突然看见电视里有个女的抱个小孩冲着他冲了出来,他一下子就吓醒了。因为太真实了,真实到那女人狰狞的表情都一清二楚的。他坐着想了一会儿怀疑自己白天可能太累的缘故,晚上又喝了点酒,可能是幻觉,抽了根烟就去洗澡进房睡觉了。
   第二天晚上回来,又差不多快凌晨1点了,和昨日一样,打开电视,在沙发躺下,迷迷糊糊间又看见电视里突然又有个女的抱个孩子冲了出来,比昨晚的还要真实还要清楚,仿佛再不推开就撞上了,这房地产老板双手拼命的伸出去推挡,口中大声尖叫。家里人全都醒了,跑进了客厅。房地产老板面如土色的把这事说给了家人听,家人听完之后都十分惊慌,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老板想了一会儿说:“可能是白天太累了,大家都睡吧,没事的”
   之后的几天,这老板找了几个以前帮他看风水的大师来帮忙,结果什么样的说法都有,什么办法都用了,不仅没解决,反而愈演愈烈。一到晚上不回家,在酒店里开房睡一样能看见,不开电视也能看见冲墙面或天花板冲出来,还是那个女的抱个孩子,表情狰狞,张牙舞爪的冲他扑来,一次比一次离的近,一次比一次真实,这老板甚至能看见这女的怀里抱的还是个男孩,那男孩也不哭不闹,只用双白眼(没有黑眼珠)盯着他看……说到这里的时候,那老板面孔露出极端恐惧的表情。
   那老板说完后,用充满祈求的眼神看着神婆,说道:“你看的准,你知道是一女一男,你厉害,你肯定能帮我”
   神婆说:“你是不是挖过什么坟?”
   那老板楞了一会儿,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挖过,在开发现在这个楼盘的时候就挖过一个孤坟,我当时在现场,下面的人问我怎么处理,我还说了,没人管没人问的就是孤坟,挖掉!”
   神婆说:“是了,就是这个坟,人家是回来要你赔房子来了,晚上我就在这办公室里陪你等她们,你先叫你手下买多点纸钱、冥衣、鱼肉水果、还有香来。”
   听说到了午夜的时候,那老板刚尖叫,这神婆就开始点燃3根香嘀嘀咕咕的念叨起来,据神婆回忆,她当时看见了那个抱小孩的女人,并跟她谈判,说买来的这些东西都是给她的,以后保证这个老板还烧几倍的东西给她,让她知足就算了,否则她对她也会不客气。之后神婆嘱咐这个老板连续3天午夜都烧这么多东西,不能忘记。
   经过神婆这么一弄,竟然就无事了。这老板高兴坏了,当时就送了这套房子给她。并且让这神婆以后都帮他看风水。
  
   以上这些事都是神婆口述给我听的,是真是假我也无从考究,但她那套房子我是记得在北环大道旁那个福田中医院旁边的一个花园里的,具体名字我就不说了。我之所以知道她那个房子的位置,是有件事是我叫她帮忙的。此事是我亲身经历的。
  
   今天在公司忙了一天,好累,这亲身经历的事我放到下回再说吧。
  我亲身经历的那件事之后,我才觉得这个神婆有点神,我当时也是午夜去她家接她的,所以知道她住的那个花园,在没听到神婆说的这个故事,我还不觉得这个花园有什么,但知道有这个故事的时候,不禁对这个花园留意了很多,但觉得又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也许许多事便是道听的多了,自然而然的会联想许多……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