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2011之深圳的诱惑

5已有 578 次阅读  2012-01-01 15:52   标签深圳  大厦  楚河汉界  天气  精灵 
      元月的一天,我南下寻梦,四年前。
      天气似乎乍暖还寒,可深圳却沉浸于春暖花开的季节,朝气蓬勃的风儿,吹佛脸上,凭添些温暖,让人暇想。我一浪荡旅人,来到南国都市,两只脚迈着猫步亦步亦趋,生怕惊醒了城神。街道两旁满眼都是高大落叶乔木树,高大的古榕,芬芳的香樟,郁郁葱葱的是秋枫。穿梭于高楼大厦,那星星点点的绿茵,像一盘棋谱布在深圳的街道两旁,车道分明就是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严肃得像检阅台上的首长。这绿色的精灵,全凭树对生命的向往,从大厦与大厦的缝隙间逃逸出来,小心翼翼撑开枝条,点缀些绿意,洒下些淡荫,给城市的肺脏添些氧气。树影婆娑起舞,路人行色匆匆,道路中间的几条车道,车儿们如同鱼儿游在城市的河流,链成一条条直线鱼贯而动。
      去过珠海的人,来看深圳的街景街树,感觉是决不相同的。珠海,临街绿荫苍茫,满眼碧波。置身绿色海洋,如临人间仙境。那是因为珠海的楼房不高的缘故罢了。大都三五层、六八层居多,十层以上的楼房显得凤毛麟角,看上去活像一个发育中的小县城之作派。但珠海是有灵气的,人沉醉于绿波荡漾之中,舒心、畅快、浪漫。走着走着,瞬间心中就会萌生冲动的感觉,心儿随之飞翔。如果把深圳看成帅哥,他是那么的高大威猛,那么珠海就是靓妹,她是那么的典雅优美。
      不知不觉中仰视深圳的楼宇,只觉得双眼晕眩,人是那么的渺小和瘦弱。
      古榕,浓妆艳抹地装饰了深圳,给钢筋混凝土浇灌起来的庞然大物添了些生机。古榕枝条节部的气根,交相辉映,参差不齐交织在一起,织成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观。古榕黑褐色的老干,枝条节部常发生很强的气生根,垂到地面状似支柱。叶互生,椭圆形,厚革质,表面具光泽,先端渐尖,果实球形,黄褐色。
      荡漾在深南路上,思绪万千。这宽阔、繁华的深南路不就是深圳这棵榕树上的气根么,气根是那么枝繁叶茂;大街小巷不都是气根上的一片片叶片么,叶片是那么青翠欲滴。

      去深圳,自然去找最要好的同学文化相聚。他是约十年前特调过去的一名中学教师,普通的教师,没有任何职务,可有一个让人羡慕的职称——中教特级。来深圳前,他是荆州师专附中的一名教师,在那所学校只有两人拥有这个职称,一位是校长,他,是另一位。他去深圳还凭自己苦心撰写的教学专著《中学语文修辞格研究》。这职称和书还真拿帐,免除了进深圳人事局必考程序,特事特办落户深圳,年薪十万有余。
      记得与他的交往与友谊,想起来倍受鼓舞。和他同学,是广义的概念,其实我比他高两个年级,是同学校的同学。可在老家莲台河,我们同饮一河水,同为莲台小街的居民,相隔不过十多户人家,走入社会后我们的交往最为密切,心灵相通,写作相伴。
      莲台河,诗意般的名字。相传,古代湖主为防匪偷采莲蓬,于是筑台护莲,这便成了莲台的地名的由来。莲台河,与江汉平原的四湖水系相通,与洪湖临近。
      我们俩上学在一起,下学也在一起。平常,钓鱼捉鳝,踩鱼摸藕,我们总是形影不离。他的家座南朝北,背临莲台河。河边垂柳青青,鸭子成群,抬头远望清澈的河水,好不心旷神怡。我就和他,一人端一把小板凳坐在后门口,临高居下。先用糠或细米洒一个钓鱼的窝子,不一会儿,鱼儿便争先恐后地在窝子周围抢食,这时,只需把钓鱼的钩往窝子里一丢,立马就有鱼儿咬上了,轻轻一提就是鱼,才半天功夫,鱼篓子里就钓了黄古、鲫鱼、红赶佬等大大小小的半篓子鱼。有时也会钓上些剌泥鳅,土憨包什么的杂色鱼。星期天,就出门去田里捡柴火,我们快乐地渡过了学生时代。
      文化调荆州前还在莲台中学和汪桥中学先后担任教师。一次,去莲台中学玩,吃罢晚饭后,他要我在他上晚自习的时候,给同学们讲课,我说我有什么讲的,他说你就讲自己过去怎么对待学习的,我说,过去我们读书时,几乎天天参加劳动,搞什么开门办学,根本没有学到什么知识,哪有什么可讲,他说,那你就讲以后参加工作后如何自学的,你的自学精神还是我的一面镜子呢,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只好硬着头皮给学生们上了一节忆苦思甜的课,学生们倒也喜欢,不时就会出现掌声。他在莲台中学执教时,中途又赴荆州师范学校进修几年,拿了专科文凭再回校。后又自修完成本科学业。一次,他座船回家时,到了监利县城。连续几天都是漫天大雪,天寒地冻的,十厘米多厚的积雪,人走在上面颤微微的,公共汽车早已停驶。我招待他吃罢晚饭,留他到我单位过夜,可他硬是要步干回家,走了四五个小时才到家里,当时他已经成了一个雪人,后来说起这事,他憨厚地一笑,可我对他却敬佩不已。他就是这样儿一个人,奇怪人。
      奇怪,为旁人难为而为之。他每天备课、读书、写作,三驾马车把他捆绑在一起,每天必至子夜,人瘦削得如瘦猴子似的,脸面上皮包骨,两只眼睛深陷眼眶,眉骨高屹,身子也有些虚弱,看上去弱不禁风似的。我总是担心他的身体,可他全然不顾,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那样,学习起来如饥似渴。我看到他瘦弱的样子,总是劝他注意休息,而他依然如故地我行我素。是啊!人要改变自我,必须牺牲自我,他的成长轨迹足以说明之。
      那次去深圳,文化很忙,他在日夜赶编中南五省一市的中学生考试题库,因他是题库大纲编写者之一,我怕耽误他的正事,玩了一天就走了。
      我们俩的友谊真挚、质朴,一件事可见一斑。他去荆州师专附中当教师时,有一次他来信说,要我为他刻一枚金石印章,他知道我爱好篆刻,刻的内容他要求:“你就是拿破仑”。我有点不解,为什么要篆刻这枚印章?一般人都是篆刻姓名章,顶多再篆刻几枚闲章罢了。只好求助工具书,得知:“拿破仑•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1769-1821)叱咤风云的西方之皇,公认的战争之神,是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四大军事统帅之一(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汉尼拔,拿破仑),一生中指挥大大小小一共60多场战役,要比历史上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汉尼拔,苏沃洛夫,这些名将所指挥的战役总和还要多,拿破仑成为欧洲不可一世的霸主,成为与凯撒大帝、亚历山大大帝齐名的拿破仑大帝。”原来,文化是想成为不可一世的学习霸主,知识大帝,我想。于是,打腹稿,查篆体,画草图,最后掌刀治印。治印之刀法也是很有讲究的,援引一段资料证之:“印刻得深,要像蜻蜓点水那样轻松自如;印刻得浅,要像蝴蝶穿花那样沉着从容。刻粗壮豪放一路的印,必须有长鲸饮于大海一般的宏大气势,又要挺秀精纯而不臃肿,要像绵里藏针一样揉中含刚;刻细劲秀逸一路的印,则必须像仕女漫步于春景,情态动人,又须俊秀爽利而不支离破碎,以至模糊泯灭,要像初春高树上垂下的柳丝一样劲健柔美,飘逸多姿;刻笔画的相承连接处,须趁势迅速,犹如弹丸脱手飞出;刻点缀处须轻盈洒脱,犹如落花着于水面;刻转折处须圆转灵活,犹如顺风飘荡之鸿毛;刻断绝处须似断还续,犹如贯天长虹,气势通达;落手下刀须大胆入石,犹如壮士舞剑,取势强劲;刻收笔处须谨慎小心,犹如美女拈针,精细入微。①”我仔细地篆刻好这枚阳印,盖了印谱后把印章邮寄给他,他以十二分的高兴劲儿给我回了封信:“真没有想到你会为我刻这枚章子,没有想到你为我刻得这么快,真的感谢你……”我乐意地笑了,心想,我也是菩萨心肠,乐善好施,普渡众生,况且,谁叫我们是同学,更是至交文友呢。
      我的梦虽然醒了,可诱惑依然还在。文化已经成了深圳市的居民,真为他感到高兴和自豪。此刻,想起了文化的博客:“深圳的微笑”。这微笑分明就是诱惑,而诱惑,是境界与动力;是激情与浪漫,就让深圳的微笑永远向我诱惑吧!
      突然,想起了毛泽东先生的诗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1年5月8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