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2011年二等奖小说作品【马科长的博客日志】

7已有 703 次阅读  2012-01-01 15:49   标签调查  工作  马其诺防线  检察院  贪污案 
   2010,03,15  阴天

这事,说来有点儿好笑。

我,总让虾兵蟹将害怕,有的怕得厉害,其实,一名纪委的科长,有什么可怕的呢?你不犯事,谁找你呀。这次,有点奇了怪了,就有人不怕,是胆子大?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真不知是如何想的。想突破我的防线,嘿,我的可不是马其诺防线,那么不堪一击。我虽然说不上是真马列,但工作也不马虎,丁是丁,卯是卯。我负责这次临江市土地局庞卓越局长贪污案的调查核实,工作十多年了,经验当说也不少了,可遇到不好穿裤子的主儿,可谓十年一遇呵,还是新姑娘坐轿——头一回。

庞卓越被“双规”。他先是三缄其口,接着表功,再就 “喊冤”,表白自己前些年被市检察院处理过,此后再没经济问题,说的,仿佛他与经济再没亲缘关系了,调查毫无进展。
  他还信誓旦旦地对我吹牛皮:“如我有一分钱的问题就坐十年牢,有一万元的问题就枪毙我”。当我继续追问细节时,庞卓越索性变成庙里的菩萨,闭口不言。

2010,03,16  阴天

阴天,但无雨,这样的日子让人沉闷。

庞卓越个头不高但腰板肥大,他低着头,坐在桌旁抽闷烟,连续抽了半包烟,烟缸里的烟蒂冒出的烟雾似乎也在诉苦。房间里,烟雾袅袅,隋圆形的烟圈悄然无声地飞升,从口中吐出的圈子只有乒乓球那般大小,随着圈子的升空,圈子越来越大,烟雾由浓变得越来越淡,最后消逝在上空。

庞卓越的心情和烟雾一样,弥漫,虚幻,飘渺。他来到临江市东方红宾馆已经是第二天,可他什么也没交待。难道真是冤枉?举报信说得有菱有角,有鼻有眼,有数有据。经验告诉我,大凡虚假举报,对事实数据模糊不清,用词模棱两可。我此刻的心情感到十分压抑、郁闷,晕眩之脑找不到北。

有人说,世界上最孤独的是总统,怎么,我的心头充满了孤独的味道。干咱们这一行,心中的苦痛和悲哀如何释放,对谁倾诉,鬼知道。恰如过去革命时期的警句:保守秘密,要做到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子。我,无语,只能无语。即使和谁想说些什么,定要与本案无关。纪委,想独立办案有点攀越险峰的意味,虽不惊心也要动魄。

 

2010,03,17         小雨

今天我与庞卓越动了真刀真枪,精彩纷呈。

 “ 庞局长,我这两天怕是有什么得罪了局长,还请原谅。”我说。“得罪谈不上,只是你们把我这样谅在这里,怕是不好?”庞回答说。

“什么不好?”

“不好有三。一是你们违宪,随意限制我的人生自由;二是你们无权,不论怎样讲,我也是个正处,你一小小的科长有什么资格审问我;三是既然来了几天,什么问题都没有查出来,就说明我没有问题,你们应该让我回去,我的岗位很重要,耽误了党事业谁负责?”

“您暂且息怒。”

“息怒,你叫我如何休息如何不怒,请你回答我的三个问题。”庞卓越似乎愤怒起来,大声地说。

“很简单:一,我们对你依律双规,因为党员当然要按党章办事;二,我是受命办事,见官高三级,我面对的都是被查对象心中没有长官概念;三,没查出问题不等于没有问题,要查出问题问问时间老人。正是因为你的岗位重要,我们才敢于负责。”我的回答既平静又镇定。

庞卓越一时语无伦次,脸颊两边通红,豆粒大小的汗珠从发际滚落下来,活像醉鬼毫无表情的一张鬼脸。

 

2010,03,18         中雨

庞卓越的烟越抽越凶,烟蒂越丢越多,烟灰缸早已堆满,倒了,才半天功夫又满啦。他狠了几天,我观察了几天,他快要举手投降的信号已经发出,我觉得好笑,锣鼓家艺响了,离戏不远。可不,干我们这行,走的路多了就知道哪条路近。

和庞卓越按传统套路想打开缺口,一个字,难。已经短兵相接好多回了,你去言他来语,死活不钻你的圈。小灶,可以烧出美味。看来是开小灶的时候了,给他来个量身定制,你喜欢吃麻辣我就给你麻辣。也是,湖北人不怕辣,湖南人怕不辣,四川人辣不怕。我就不信,你真变成了四川人?呵呵,我突发灵感,计从心来。

 

2010,03,19         多云

今天的询问,不,叫谈心也许更准确些,这词蛮温暖。

“庞局长,您好。”我小心谨慎地说。

“有什么好的。”庞有点不耐烦地回答。

“跟您下盘棋如何?”

“我哪在这闲功夫陪你玩”

我看他还有抵触情绪,就此打住,起身给他泡了一杯碧螺春。他嗅了嗅,品了一口,过了一会儿,又端起来又嗅了一下。

“香”。他不自觉地说了出口。

“这是一极碧螺春。”

“我家里的茶比这个还要好。”

“正如您说的那样,我是不能和您比的,级别比您低,茶当然也要比您的差,合情合理。”

我说完,看庞局长的脸膛上有点儿得意之色。

我暗自高兴。便不再往下说什么了。我们品茶,谈心,说事,真像两个铁哥们,双方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这种氛围来之不易,美谈还需继续。下午,庞卓越睡了个午觉,我再给他泡了一杯碧螺春,他喝茶后有了些兴奋,有了些得意。我继续“悟”着,好比做酒糟那样,不到时晨是不能随意揭盖子的,合适的温度才能把它悟得香甜。

依旧喝茶,依旧闲谈,真像没有正经事儿一样。

晚餐,我陪他喝了点酒,给他的情绪再添些兴奋剂,让他的思维再多些空间,说不好就可以让他的思维也跑跑马。庞局长,还真把我当成了茶友,如坐在天上人间茶楼品茗。

想起诸葛亮七擒七纵的故事来,我暗自一笑,当晚无话。

 

2010,03,20          晴天

今天我好不喜悦。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温情效应显现。

早晨,我们吃过早餐,我又给他泡了一杯铁观音。换口味出奇效。

“好香。”他快乐。

“您真是品茶高手。”我恭维。

“这是极品铁观音。”

“好东西就是好东西”

“没您家里的茶好。”

“当然。我的事了结后,接你到我家里喝上等好茶,那些茶都是我儿子在外国带回来的,口感绵长,香气扑鼻。”

你的小孩真有本事,在外国呀,做什么?”

“读书。”

“您们家庭真幸福。”我羡慕地说。

“您有几个小孩?”

“就一个”

“出去几年了?”

“今年刚好十年。”

“孩子不在您身边有点想念吧?”

“习惯了,也不想的。头两年一年回家一次,还有些儿想念,后来每年春、秋两季放假了,都要回家来玩,这就不想念了。”

“哦,那就好。”其实我心里在说,你这样回答就好嘛。难怪都说汉语的词汇丰富,由此可见一斑。

“他在哪个国家读书?”

“先在芬兰,后在德国”

“好远呀”我故意引导。

“虽然远,可现代交通工具发达,坐飞机很快的。”

“哦。费用贵不贵?”

“怎么说呢,贵,说贵就贵,说不贵也不贵。”

“多少?”

“往返三万多不到四万元。”

“他十年往返近二十次,这是工薪阶层消受不起的啊!”我把啊字拉得长长的,感觉该埋单了,故意发出惊讶,把他吓出浑身冷汗。说时迟,那时快,他知道失言了,我…我…,吱吱唔唔硬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一会儿,便嚎啕大哭,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我一本正经地对他说,请你仔细回想,把你的经济问题用纸写出来,主动交待,争取得到宽大处理。他面有难色的点了点头,一改专横跋扈的姿态。

当夜,庞局长亲自捉刀,写起交待来,中途还有几个字不知怎么写的,我毫不保留地告诉他,像教师耐心帮助学生那样,这是他担任局长十二年以来的第一次亲手动笔。

 

    2010,03,21         阳光明媚

早晨,他的交待材料好多处都被泪水浸湿过,庞卓越终于低下高昂的头。我昨天温水煮青蛙,把他褪了一层皮,皮尽肉见,赤条条的人显得纯朴多了。他的交待与检举检举信大的数额几乎一致,只有部分小的受贿金额有些差异。

他交待:仅在临江市土地平整过程中,他就先后收受个体老板张某、王某、刘某、李某、陈某等人300多万元的违纪违法事实,最大一笔为30万元,20万元以上的有六笔,十几万元的有二十几笔,最多的一人送了108万元。

庞卓越的受贿途径很多,在土地项目平整决策、工程款支付、施工队伍资质审查、干部职务变动、承揽工程、产权交易、企业规划用地、工程发包等各个环节,他都要捞一把。
    为了规避风险,庞卓越要求贿赂人以少借多还的方式,以给他的亲属假打借条实收受的方式,以假借实送的方式送钱,敛财方法巧妙隐蔽。以他的钱学知识水准达到研究生。

 

2010,04,30  阳光灿烂

本案早已完结,在等待法律程序行进。近一个多月又转战几桩违纪案的调查取证。庞卓越的案件是上月移送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的,后被刑事拘留。法院审判时考虑他退赔积极,从轻判处庞卓越有期徒刑十五年。按庞卓越的戏说,他受贿的钱可枪毙五十多次,戏说虽然好笑,也仅为笑料。此案给我留下了许多思考,国家在转型期间,如何对职能部门有效行使坚督机制,如何规避职业犯罪,减少犯罪温床,都是摆在国家或纪检监察机关面前思考的重要课题。

人生漫漫,我将上下而求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