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淡夏如烟,轻叩流年

4已有 463 次阅读  2012-08-03 12:03   标签如烟  流年 

夏风浅浅,轻抚过眉端那一缕明媚的忧伤,于是,记忆便睁开了它沉睡的眼,寂寂然张望着这一场繁华的过往,幽幽地轻叹一声,然后,便把满腔的心事,在时光的寂静中搁浅。

窗外的阳光,懒懒的透过纱帘,落在桌面上,已是淡薄许多,一如经过时光的沉淀,有些人,有些事,渐渐地会浮出记忆的河面,越飘越远,如同烟花的消散,总是不由人怅然。

一首轻缓柔美却蕴含着几许忧伤无奈的乐曲,在寂静中悠然响起,如一株苍翠浓密的古藤中悄然探出的一抹浅红,娇小俏丽,惹人生出无限爱怜的同时却又叹惋她的孤寂与稚嫩,甚至有些怀疑它是否是真实的存在,抑或是谁人有意或无意的一个假饰。

就这样静静的坐着,那些有关你的记忆却突然都一股脑儿涌了出来,那么的争先恐后,争吵,挤压,充塞了大脑中的每一道折痕,让我的思绪出现短暂的措茫然失措,继而,我又释然了。其实,早该习惯了“你”这样的突然到访,你早已离我远去,却把一个抽象虚空的幻象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底,于是,那些或美丽或忧伤的记忆,总会时不时的萦绕在我脑际,挥之不去,剪之不绝。

如果,记忆可以任意剪裁,如果,曾经可以重新谱写,如果,我们可以卜预未来,如果,感情可以一键休止,那么,一切的一切,还会有如此多的落寞与无奈吗?可惜,所有的如果,只能是一种无奈又荒凉的假设,一如春花幻想秋月的青睐,冬鸟梦想夏花的灿烂。

流年,是一处不敢触摸的疼痛,就像流星划过天空时那道美丽而忧伤的弧,坠落后的寂然与冰冷,连大地都会觉得有些难过。或许,这世界原本就是一个矛盾体,有些东西,注定会成为过往。独自行走在红尘幽深处,睁着一双懵懂呆滞的眼,看不懂这世间的荒凉与心魂的颓败,左岸是飞逝如斯的流年,右岸是被岁月打磨的无棱无角的幽叹着的心的孤然自赏。树上的蝉还在旁若无人的继续着它的自以为优美动听的演奏,它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也是只蝉,沉醉在自己的孤寂和沧桑里。

午后的时光清寂而又悠然,似乎是被谁的手拉扯变长了许多,单薄而又透明。折痕里的每一道细小的纹路都被放大的清晰可辨。那些留存在记忆深处的人和事,在记忆的河里反复浸润,淘洗,变得琉璃而鲜亮。于是,无论是曾经的伤痛,还是美丽,都多了一层诗意的朦胧和唯美的梦幻。站在时光之外,冷眼斜视着那些或连接的无缝无隙,或跳跃的无迹可寻的记忆碎片,心里却不禁寂然,是否,这一切真的来过?还是我在尘世的轮回中不小心被别人有意或无意的植入的一些与我毫无关联的碎片?

天边有几缕轻盈若絮的云朵,沿着窗棂轻巧的滑过,一会儿便游移到视线之外了。懒懒的斜靠在椅背上,窗户就像一幅简约的水彩画,蓝天白云为背景,几座杵在不同方位的房子或露出大半或只露出一个尖尖的房顶,有半开半合的窗户,有随风微微舞动着的门帘,偶尔还有几只鸟儿从画卷里掠过。生活,便是如此静谧而简单。

桌角斜放着一本不薄不厚的书本,一盏透明的玻璃杯里有几片淡绿的茶叶在微微浮动,一部打开着的笔记本,简短的几行字下面留放着大片的空白。是的,时光的脚步还在缓缓向前,生命中还有许多的空白等着我去填写,描画,打折起所有的思绪,我将扬起生命的风帆,踏着流年的微澜,欣然远行。

分享 举报